剑桥:虚拟货币现在究竟怎么样?我们弄了份大

发布日期:2019-06-19

  原标题:剑桥:虚拟货币现在究竟怎么样?我们弄了份大报告 雷锋网按:转眼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已经8

  雷锋网按:转眼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已经8岁了。在这8年中,越来越多人、公司、资金投入到虚拟货币中,逐渐形成了一个多维度的虚拟货币行业。这也让本已艰深的区块链和虚拟货币技术变得更加复杂,但如果不整体了解整个行业,又偏偏无法形成正确的认识。

  几天前,剑桥大学商业决策学院和国际支付机构VISA共同发布了一份题为《全球虚拟货币关键数据调查》的报告。

  这份长达114页的报告,收集了来自全球5大区域、38个国家、150个虚拟货币公司或者个人的调查数据。可以说是截至目前最为宏观的虚拟货币行业系统性调查,雷锋网从整份报告中摘取了数个重点,并且补充了部分解读。

  虚拟货币的整体规模越来越大,各种虚拟币的总体市值已经突破250亿美元大关,其中的全球参与者(虚拟货币使用者)保底也有290万人,全球投入虚拟货币挖矿中的设备总耗能保底达到462MW,约等于1/50个三峡大坝;

  虽然市场庞大,但是根据统计,真正的专职从业者不会超过2000名,比特币行业中大量公司的员工数量不足10人;

  比特币行业呈现非常明显的地域性特点,其中58%参与调查的挖矿行业都位于中国,在2016年初,交易所的份额逐渐从中国转向美国和其他地区;

  各国目前对于虚拟货币行业的政策还不明朗,整体来看,虚拟货币行业从业者认为欧洲的监管充足而适宜、北美认为监管过于严厉和针对,‘亚洲-太平洋’区域则没有过多监管;

  比特币开始于2009年,是第一个去中心化虚拟货币。第二个虚拟货币,Namecoin直到两年后才正式出现,目前市面上已经有数百种虚拟货币可以进行交易,如果算上不能交易的虚拟货币,实际已经有上千种虚拟货币。

  在不同种类的虚拟货币系统中,也有共同的元素——公有账本(也就是blockchain)。所有参与者都能看到这个账本,然后用自己本地的密钥对账本进行修改,进而形成了一个没有中央机构管理的网络。

  大部分的虚拟货币实际上都是比特币的“克隆”,他们只是在一些特征参数值上有所不同(例如区块的时间、虚拟货币的数量、又或者是发行方案)。这些加密货币相对比比特币,鲜有创新,通常被称为“Altcoins(Alternate cryptocurrencies,替代性虚拟货币)”,典型的例子包括Dogecoin(狗币)和Etereum Classic(经典以太坊)。

  虚拟货币市场的“市值(虚拟货币价格 x 数量)”还在不断飙升,2017年3月已经达到250亿美元。(目前这个数值已经有所变化)

  除了比特币之外的5中“市值”最大虚拟货币:以太坊、DASH、MONERO、瑞波币、莱特币。

  从市值的角度来看,截至2017年3月,比特币仍然是第一,第二名为以太坊(从今年3月至今,虚拟货币市场的价格发生了较大变化,这个比率也已经有所变化)。

  从日均交易次数来看,比特币依旧是大家交易次数最多的虚拟货币。但从今年二季度开始,以太坊的交易数量上升明显。比例明显超过比特币。

  纵观整个虚拟货币市场(交易所、钱包、支付等板块),在“支持率(成为交易币种、服务载体等)”上,比特币依旧是最主流的,其次是以太坊和莱特币。

  虽然虚拟货币兴盛于比特币,但实际上很多公司和项目也在不断拓展,利用虚拟货币技术为主流用户提供越来越多的产品和服务,同时也在不断加强整体的技术框架。间接创造出了一个由不同种类元素组成的虚拟货币生态系统,在共公有区块链、传统金融和其他金融部分不断创造“桥梁”。这些服务才是公有区块链和其原生虚拟货币真正的价值,并且远超公有链原定的初始价值。

  在这次调研中,主要解剖的虚拟货币行业板块主要包括:交易所、钱包、支付公司以及挖矿。这四种角色在整个行业中肩负的职责也略有不同:

  交易所(Exchanges):让虚拟货币可以跟虚拟货币/国家法定货币之间可以买卖、交易。同时也给整个整个虚拟货币市场提供流通性以及参考价格;

  钱包(Wallet):用户可以通过自己保存密钥来安全的私下存储虚拟货币;

  挖矿(Mining):利用计算确认整个网络中的所有交易、同时保证全球账本的安全性。

  这几种角色在虚拟货币行业的前期,一般都是相对独立的,但从目前的数据来看,不同角色之间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19%的虚拟货币公司扮演了两个及以上角色,11%的公司甚至扮演了三个角色,极少数公司四个角色全部涉及。同时,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走向全球化。

  全球虚拟货币行业参与度:剑桥也统计了全球范围内的“虚拟货币行业参与度”,其中“亚洲-太平洋”区域的整体参与度为五大区域之最,达到36%,其中挖矿行业更是占据了全球50%的份额。只有交易所、钱包这两块主要位于欧洲。

  在整体数量上来看,“亚洲-太平洋”的从业人员最多,达到720名。“北美”排名第二,人数为676名,远超另外三个区域;

  但从每家公司的平均员工数量来看,五个区域差别并不大,基本维持在10人左右。

  根据统计,当下各种虚拟货币钱包的独立活跃用户的总数大概为290万到580万人,但这并不能真正反映参与到虚拟货币中的人数。正如剑桥在自身报告中指出的那样——没有人能够明确说出究竟有多少人在用虚拟货币。

  这也是因为虚拟货币本身就是去中心化的,钱包、乃至各种你能在公开账本上查到的操作无法对应到个人,所以理论上会有很多的“特殊情况”:一个用户可以拥有多个钱包、交易所账户,同时使用它们进行多次交易。并且有的用户实际上一直在“中心化(内部交易不显示在公开账本之上)”的交易所和钱包中活动,这也进一步加剧了统计整个虚拟货币用户的难度。所以在本次研究中,直接做了一个假定:每个用户拥有两个钱包。

  但毫无疑问的是,与2013年相比,2017年参与到虚拟货币中的用户人数已经翻了几番。

  账本交易所:利用撮合交易原则,帮助用户买入或者卖出虚拟货币,交易直接转化为公有账本记录;

  线上交易服务:让用户能够以给定的价格买入/卖出虚拟货币的服务,但交易并不直接转化为公有账本记录;

  全面交易平台:通过接口连接到数个交易所,并且支持杠杆交易和虚拟币衍生品交易的平台。

  从地域上面来看,交易所类型的企业主要位于欧洲,占到37%。其次是‘亚洲-太平洋’,比例为27%。如果按照国家来看,境内最多交易所的国家分别是英国、美国、加拿大、中国、日本、其他。

  从类型上来看,无论交易所大小,“直接交易服务”类型都是单一属性中最多的,其次才是交易直接计入公有账本的“账本交易所”。值得注意的是,小交易所中有28%的交易所提供两种或者三种服务,这个数字在大交易所中达到了72%。

  可以看到在今年年初,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交易额经历了一次大改变。原先的主要交易额来自国内的三家虚拟货币交易所:OKcoin、火币、比特币中国,但后来国外平台如Bitfinex、bitFlyer、Bitstamp、Coinbase、Kraken份额都有了大幅提升,国外交易额不断上升。

  从交易的法定币种来看,上述趋势同样明显。在今年1月底之前,人民币交易占到了比特币交易的90%以上。在1月底之后,美元、日元、欧元、其他币种的交易占比迅速上升,目前人民币的交易比例已经下降到了20%,而占比最大的美元已经达到了接近60%。

  从剑桥的统计来看,参与此次研究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中,有49%的员工数量只有10人或10人以下;24%的员工数量在11-20人之间;18%的员工数量在21-50人;仅有9%的员工数量超过50%人。

  在小型交易所当中,有52%的交易所持有相关政府许可,但这个数字在大型交易所中只有35%

  从收上来的风险评估来看,交易所无论大小,最大的风险还是来自于网络安全问题,因为他们时刻需要防止黑客入侵。排在风险第二位的是“和银行业日益恶化的关系”,第三位是诈骗行为。

  目前有73%的交易所选择他们来掌管账户的密钥,剩下的23%交易所选择让用户自己保存,剩下的4%交易所将选择权给了用户。从人员开支来看,“账本交易所”投入的安全力量最大。

  钱包和交易所之间的角色定位愈发模糊。52%的钱包开始提供交易所的服务,这52%中还有80%开始提供跟国家法币之间的交易服务;

  钱包中获得政府许可的并不多,在提供虚拟货币-国家法币兑换服务的钱包中有75%通过交易所平台获得许可,而非企业背景的的钱包中,只有24%获得了政府正式许可。

  根据剑桥的统计显示,有81%的比特币钱包开发方位于北美和欧洲。如果按照国家来划分,前三名分别是美国、英国、德国。在非企业型的比特币钱包中,只有1-2个员工的占到26%、拥有3-5名员工的占到17%、拥有6-10名员工的占到26%。换句线个以上的非企业型比特币钱包只占到31%。

  按照地域来划分,北美的比特币钱包用户最多、其次是欧洲和‘亚洲-太平洋’区域。这一点与比特币钱包开发商的规模无直接关系。

  在统计中,有85%的比特币钱包是以公司的方式在运行,剩下的15%为志愿者的形式。

  从整体来看,32%的比特币钱包选择了闭源,只有68%选择了开源。在使用方式上,提供手机App的占到了65%,提供桌面平台的占到了42%,提供网页操作方式的占到了38%,提供平板操作的占31%,还有23%提供了自家硬件操作平台。

  在非企业型的比特币钱包中,有76%的钱包没有获得政府的许可证。在提供国家法定货币兑换的比特币钱包中,仍有25%的钱包没有获得政府的相关许可证。

  在一众虚拟货币钱包开发方看来,29%的认为监管缺位,有18%目前的监管非常严厉、41%的认为目前没有监管并且不需要监管,开奖现场直播,剩下12%认为监管没有监管但是需要监管。

  在调查中,剑桥还根据地域进行了划分:其中57%的欧洲虚拟货币钱包从业者认为‘监管最到位而且合适’、40%北美从业者认为‘监管过于详细和严厉’、60%的‘亚洲-太平洋’地区比特币钱包从业者认为‘没有对应的监管,并且不需要监管’。

  79%的支付公司和银行机构、支付网络公司有建立联系。如何获得和维护这种联系是‘支付服务’类公司面对的最大问题;

  ‘亚洲-太平洋’和拉丁美洲区域的支付服务公司主要为本地用户提供服务,北美和欧洲的支付服务公司主要面向非本地用户;

  此次统计中的支付服务公司从业人员一共有1057人,平均每家公司雇员为22人;

  按照国家划分,支付服务提供商占比最多的为美国和英国,比例为15%。其次是韩国和中国,分别为10%和4%。

  支付公司可以按照专注法币还是虚拟货币分为两种类型。以法币为基础的平台的支付活动可分为个人跨境转账汇款和B2B支付。

  以虚拟货币为基础的平台支付活动可以分为商家服务和一般用途。前一种服务是为接受虚拟货币的商家提供的,例如POS机服务。一般用途是指,在同一平台上,用户可以将虚拟货币或者其他货币、工资单等即使支付给另一用户。通常情况,支付单位是虚拟货币,但可以轻松地兑换成法币。

  从服务类型来看,主要提供一种支付服务的公司占了65%、提供两种支付服务的公司占了27%,提供两种以上的支付服务公司占了8%。在只提供一种支付服务的公司中,有35%提供的是商业服务、有23%提供的是普通虚拟货币平台、19%提供的是B2B付款业务、23%提供的是现金转账服务。

  在公司员工数量方面,46%的支付服务公司员工数量在10个人以内,29%的公司的员工数量在10-20人、超过20人的公司只占25%。

  剑桥也专门统计了不同区域使用虚拟货币交易所的用途,可以看到‘亚洲-太平洋’区域人们最常使用的是现金转账服务、欧洲最经常使用的是购物服务,拉丁美洲最常使用的是B2B支付、其它地区则并不经常使用交易所。

  根据支付服务提供商反馈,他们在获取用户上花费最多,排名第二的是用户的后期服务支持。台湾六合开奖

  同时根据调查,79%的支付服务提供商都跟银行或者当地的支付体系有联系,同时还有25%的平台跟信用卡体系或者移动资金网络有一定的合作。

  在本次调查的支付服务商中,有46%的公司没有获得明确的政府许可。为了维护各种关系和符合政府相应关系,支付服务商平均在人力和预算上投入了8%和12%。

  在本次调查中,也专门询问了支付服务商对当下政策方面的看法。有41%的支付服务提供商认为‘没有对应的规定,但是需要’、有18%的服务商认为‘法规太过针对而且严厉’、认为‘法规充足且合适’和‘政府认为虚拟货币是违法’的服务商分别占了15%,最后剩下11%的服务商则认为‘没有对应的规定,也不需要’。

  全球有74%的比特币矿池集中在两个国家:其中58%在中国、16%在美国;

  无论矿工自身规模大小,大部分矿工(71%大矿工、51%小矿工)都认为自己对比特币协议有影响;

  绝大部分矿工都认为比特币所采用的PoW(proof-of-work,计算随机分配)工作模式,是一种负面影响;

  较多矿工认为虚拟货币应该被认为是一种商品,而不是货币。但同时大部分矿工认为不应该对虚拟货币收取增值税;

  虽然去年7月比特币区块产出减半了,但是虚拟货币矿工2016年的整体收入还是超过了2015年。

  矿工:个人或公司买入挖矿显卡/专用设备,进行虚拟货币的网络运算,进而获得虚拟货币;

  矿池:集合多个矿工的运算能力,共同挖矿,消除运算速度过小带来的幸运值波动较大问题;

  挖矿硬件制造:通用CPU、GPU制造商,以及各种专门为挖矿制造的FPGA、ASIC设备商;

  云挖矿服务:通过网络让用户认购挖矿设备,然后进行管理并且在用户获得的虚拟货币中抽成的服务商;

  远程挖矿组织服务:对用户手中拥有的挖矿设备进行网络远程管理,包括任务分发和状态监控等。

  挖矿对于任何虚拟货币系统而言都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而挖矿也已经从早期在普通电脑上就参与的一种爱好,发展成为资本密集型行业。目前行业参与者都采用定制化硬件设备,并形成专门的价值链。

  少数大型挖矿硬件开方发为行业提供设备,远程主机和云服务提供方为用户展示拆分采矿过程,而无需用户自行配备设备。大型挖矿组织在世界各地建立并维护庞大的采矿设备和数据中心。

  根据数据,假定所有矿工在得到收益的一瞬间就卖出,2016年矿工的整体收入已经达到了20亿美元。、这其中还不包括挖矿硬件设备产生的销售收入,提供云服务和远程主机的服务费,也不包括持有比特币的增值。进一步证明了行业的资本力量和专业性。

  在剑桥的调查中发现,挖矿行业中有72%的参与者扮演了2种角色以上。并且有高达55%的挖矿参与者认为他们能够影响到虚拟货币基础协议的发展。在大矿工中这个数字进一步放大到70%。

  从地理分布位置来看,近四分之三的矿池位于中国和美国。中国占58%,其次是美国的16%。但矿工对单一矿池并没有绝对的依赖关系,通过代码矿工能够在不同矿池之间轻松切换。

  对于挖矿行业来说,主要有3个影响因素:电费(单价越低越好)、网络(需要稳定、高速连接到矿池和其他服务)、温度(温度低便于挖矿设备散热)。

  按照这三个维度来筛选,可以很明显看到加拿大、美国阿拉斯加地区、俄罗斯、部分北欧国家实际上是最适合挖矿的位置。但实际上,香港开奖现场直播结果,全球挖矿设备最多的两个国家,中国、格鲁吉亚都不在这个范围内。

  中国国内的矿工分布在调查中也有专门提及,可以看到最大的运算要在内蒙古,应该就是来自于开发了‘蚂蚁矿机’的比特大陆。相比之下,四川则是矿工最密集的区域,主要原因是当地低价的水电。

  剑桥在报告中指出,如果根据比特币现有的挖矿速率和最高效的挖矿设备估算,目前全球光是比特币网络的能源消耗至少就有462MW(约等于1/50个三峡大坝)。

  一转眼8年过去了,比特币也从当初只有少数极客才知道的“试验品”,成长为今天“市值”估算上百亿美元、数百万人参与的行业,各中变化绝对称得上惊人。

  但从这份调查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负面元素:虚拟货币虽然规模大,但是行业参与者们在很多问题上分歧还很大;目前人们进入虚拟货币行业的主要动力还是投资、投机;虽然挖矿业已经越来越专业,但是全球范围耗能严重;通过计算保护虚拟货币运行安全的矿工们也在相关基础协议的发展上有着自己的想法等等。

  这些纷繁复杂的因素也让人无法一眼看透整个行业的未来,但可以确定的是,目前虚拟货币的价值并不是来自于其本身,而是活跃在这个行业中的人、公司、资金。在这个角度看来,参与者的能耐决定了虚拟货币的未来,而虚拟货币市场的活跃也在反过来影响参与者的积极性。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红姐现场报码室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